将“大国重器”掌握在自己手里

2019-03-18 07:57:04 环保产品联盟 49

全国政协委员邓中翰提出

将“大国重器”掌握在自己手里


2018年,全球半导体产业收入总计4767亿美元,增长率为13.4%。同年,我国芯片进口额突破3000亿美元,贸易逆差达3倍之多,国产自给率不到15%。

这是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中星微电子有限公司创始人、数字多媒体芯片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邓中翰带来的一组数据。

与此相对应的一个案例是,2018年初,中兴公司被美国禁售芯片,对中兴的业务造成了巨大打击,一时间也让中国科技和产业界“风声鹤唳”。

“让芯片这一‘大国重器’掌握在自己手中,在当前国际经贸关系紧张、我国有些领域面临‘卡脖子’威胁的情况下,尤为紧迫和必要。”邓中翰说,集成电路芯片是信息产业的核心技术和主要推动力,集成电路芯片产业是支撑经济社会发展和保障国家安全的战略性、基础性和先导性产业。

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指出,人工智能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驱动力量,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事关我国能否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的战略问题。

“与互联网和移动通信一样,人工智能领域也是由许多种类的芯片支撑着海量数据的计算、处理、传输和通讯。人工智能与航天、军工等重要领域一样,必须实现底层核心芯片的自主可控,才能确保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和信息安全。”邓中翰说,在一系列国家政策、“核高基”等国家项目和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的支持下,我国在人工智能芯片上的研发设计产业化步伐正在加快。

邓中翰希望,我国能采用“跟跑、并跑、领跑”同时推进的方式,在人工智能芯片技术这个“无人地带”抢占先机。“今天取得领先地位的5G通信技术是在3G时代跟跑、4G时代并跑的基础上,取得了很多关键核心技术突破。如果我们不曾跟跑,就没有实力并跑,更没有机会实现领跑。”他说,人工智能芯片涉及的类别非常多,各细分种类芯片的技术竞争就像奥运会一样,需要我国有各个细分种类的企业选手。我国的“代表队”整体上要采用“跟跑、并跑、领跑”同时推进的方式,由每个细分芯片种类的企业选手完成各自的“跟跑、并跑、领跑”发展过程。

邓中翰还建议,要在标准化推广应用中保持自主核心技术继续成长的“生命力”。核心技术成果的转化和产业化,需要建立生产、应用等全产业链的标准化体系,根据标准实现互联互通。标准是技术成熟和进步的有形载体,5G的实质就是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他认为,与国外很多国家不能快速进入5G时代不同,我国大力投资建设5G通信的基础设施,是成功实现自主核心技术推广应用的典型范例。

“同样,加快我国自主可控的人工智能芯片技术的发展,也需要国家充分发挥体制优势,加快核心技术标准的制定。”邓中翰说,可以利用国家发改委“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示范应用”计划等产业发展的支持方式,使自主可控的人工智能芯片技术在应用中不断改进提升,保持继续成长的生命力。

“希望国家基金和产业化基金利用‘硅谷模式’开展更多更大规模的风险投资。”邓中翰说,芯片产业的投资通常大到初创企业无法依靠自身力量进行。因此,建议由国家基金和产业化基金对新兴细分领域的人工智能芯片企业进行风险投资,实现对自主人工智能芯片产业的培育和扶持。

“20年前,‘星光中国芯工程’将数亿枚芯片成功打入苹果、索尼、三星、惠普、戴尔等国际巨头的产品中,占据该领域全球60%以上的市场份额,扭转了一些发达国家认为中国人做不了芯片的偏见,彻底结束了中国无‘芯’的历史,两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邓中翰说,当前在人工智能芯片这个存在很多“无人地带”的新兴领域,还有很多亟待深入探索并取得突破的关键核心技术,要把这些“大国重器”掌握在自己手里,取得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的战略优势。